深圳热线-世界的深圳,我们的热线.

徐州李秀娟绝笔信原文完整版始末 绝笔信女教师被暴打是真的吗

被拖拽后受伤的膝盖,直到出了拘留所还只能瘸着行走

  罗烈将我塞到车里。迷迷糊糊中,我听到孩子在我丈夫的怀里喊着妈妈。我却怎么也睁不开眼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带到丰县城东派出所,我的手脚被拷在审讯桌上,刺骨的冷,我的手腕和膝盖还流着血,我请求穿衣服,他们狂笑着,用着本地难以启齿的脏话辱骂着我,吃着带着热汤的外卖和水果,他们看着我淋血的右手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被关进一间狭小的铁屋里。那是一种只有在电视里才可以看得的铁笼:狭小,冰冷,防止自杀的软墙。

在这幢威严的大楼里我度过了滴水未进,被恐吓辱骂逼供的一天一夜

  我清晰地听到手机在派出所接待室响了几十次,这一定是我家人打来的电话,我请求罗烈所长帮我报一声平安,他没有理我。手机就在那里兀自响着,响了一夜,手机的响铃像极了孩子喊妈妈、丈夫担心妻子的哭声,我哭了一夜。

  我等待着他们快些提审我,给我一些饭吃,给我一口水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