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热线-世界的深圳,我们的热线.

要命的綜藝

  昨天,一股悲痛又憤怒的情緒在朋友圈蔓延。演員高以翔在錄制《追我吧》節目時不幸猝亡,引發熱議。為了搶收視率,各類綜藝是各顯神通。吃魔鬼辣椒、蹦極、飛檐走壁等噱頭層出不窮,但對藝人人身保障卻“不及格”。

  在怒斥綜藝盲目競技的同時,我們更應該反思,如何才能讓高以翔的悲劇不再重演。

  11月27日,演員高以翔在錄制綜藝節目《追我吧》時心臟驟停,送醫后搶救無效死亡,年僅35歲。在高以翔猝亡的悲劇發生后,綜藝行業的錄制規范、藝人的健康等話題也成為網友熱議焦點。就在一天前,高以翔還在微博上為其主演的電視劇《彩虹的重力》宣傳,高以翔表示:“感謝大家對季篁的支持,希望能讓大家看到更多精彩的角色。”這條微博動態也成為了高以翔最后一次與公眾的對話。

  據記者了解,高以翔此次是在寧波錄制綜藝節目《追我吧》,據網友晒出的現場圖片顯示,當時忽然暈倒在地的高以翔,在做了心肺復蘇之后就被送往醫院。在曝光的部分錄制現場圖中,一同參與錄制的陳偉霆雙手合十祈禱,黃景瑜、辰亦儒也在一旁焦急等待。27日上午,瀟湘晨報記者嘗試聯系浙江衛視相關工作人員,以及高以翔方的相關工作人員,但對方始終沒有接聽電話。27日晚,相關媒體報道稱,該節目組已結束錄制。

  演員高以翔,原名曹志翔,1984年9月22日出生於台灣省台北市,華語影視男演員、模特,憑借《遇見王瀝川》《女人不壞》等作品獲得觀眾認可和好評。得知高以翔去世的噩耗后,圈內不少藝人發聲哀悼。曾與高以翔合作《遇見王瀝川》的焦俊艷表示:“因為你演活了王瀝川,我才相信了我是謝小秋,很慶幸能和你一起完成這部優秀的作品,很慶幸能認識一個如此溫暖可愛的人。就像小秋以為瀝川其實沒有離開,他只是在另一個城市好好生活。以翔同學,在另一個世界,你要繼續做你的慢性子。”

  2016年在宣傳電影《最萌身高差》時,瀟湘晨報記者曾對高以翔有過一次簡短採訪。採訪中高以翔也聊到了自己的生活態度,他曾表示:“很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光,希望將來有兩三個孩子,陪伴他們一起長大,人生很短暫,希望自己好好去享受……”悲傷的事還是就這樣發生了,但願高以翔在天堂依然能帶著溫暖的微笑。

  反思

  為了噱頭上馬高難度,綜藝節目比拼風氣幾時休

  導演徐崢在悼念微博中直言:“所有的年輕人在外工作首先一定要愛護自己,千萬不要拼命啊。節目的安全防范意識也太差了,絕對要負責任。”這條將矛頭對准節目組的微博,也被網友頂上了熱搜。

  生命無法挽回,但生者確實有必要反思,首先應該就是《追我吧》。這檔由浙江衛視推出的夜景追跑競技節目,由陳偉霆、范丞丞、黃景瑜、宋祖兒等擔任常駐MC“追我家族”,此次高以翔則是以飛行嘉賓身份與“追我家族”對抗。

  據記者了解,這檔節目中設置的許多挑戰環節難度都高於一般競技類綜藝,像梅花樁、平衡滾筒、70米爬樓等項目,對藝人來說,要完成難度可不小。記者也從相關知情人士處獲悉,“之前聽說像李小鵬、鄒市明等專業運動員出身的嘉賓在錄制時,也一度感覺體力透支,還需要吸氧”。

  作為常駐嘉賓的陳偉霆,此前在接受採訪時也吐槽過《追我吧》的強度,每次收工回到酒店都要到早上六七點,坦言自己一直喜歡運動,但也受不了那樣的強度。

  對於一檔綜藝節目而言,為了節目的觀賞性,增加一些挑戰類項目可以接受,但確實沒有必要過分強調難度和挑戰。該知情人士透露,其實也不僅是《追我吧》,近年來,國內不少戶外綜藝節目都存在以高難度挑戰項目,來增加節目關注度的內容,“這應該是一個綜藝業態的發展誤區,還是希望大家通過高以翔的離世,重新正視這個問題”。

  揭露

  晝夜顛倒開工,藝人人身保障卻“不及格”

  不僅是節目內容,在錄制時間的選擇和周期安排上,很多節目都存在問題。“這次的《追我吧》就是選擇凌晨錄制的,嘉賓、工作人員幾乎都是高強度作業,顛覆作息時間的工作,也是導致意外發生的一個因素。”綜藝制作團隊資深導演鄭女士表示,很多節目選擇晚間錄制也是無奈之舉,“因為戶外錄制很容易引發群眾圍觀,容易導致意外事件,所以隻能選擇晚上錄”。